义安路的打铜师傅
来源:凡夫摄影网   图/文:张三/相识燕


打铜的池师傅
义安路的打铜师傅(图1)
敲敲打打,就是半辈子。民间的工匠艺人,似乎都是这样的一种生命模式。在一个时代转折的潮流里,有人全盘退出,有人坚持到底。退出的,也不是说他不爱这行当,坚持的,到底也有许多的无奈。
比如说潮州义安路的打铜池师傅,大概从记事的时候便看见他在那里,骑楼之下,小小的木门口,两三小板凳,也就撑起一摊生意。老辈的潮州人也都知道,义安路旧时称为打铜街。跟潮州另外的打银街一样,明清时都因聚集了这些手工艺制造而得名。这里也曾有过那么一段发达鼎盛的时期,到了解放初期,这条短短的街路上还有那么两百来家打铜铺。而如今,古朴的老街,也就剩下他这样一家纯手工作坊了。

每一个工件都必须细心捶打
每一个工件都必须细心捶打(图2)
孤独也好,寂寞也罢,陪伴池师傅的,就是这每日铿铿锵锵的响声。坚持一整天,说他生意兴隆吧,单子的排期确实排得满满当当的,可却谈不上收入辉煌。因为每一个工件都必须细心捶打,没有任何机械设备,纯粹手工作业,一天下来也就赚个六七十元,而这还要他维持一家生计。
池师傅自小跟着父亲学艺,年轻时经历过下乡,而后又在潮州铜器厂工作,工厂倒闭之后,也就一度失业。重操父业的事也便是由此无奈而起。到底是非大众用品,零零碎碎的,当然也还是这样坚持下来。女儿也不可能来继承他这个祖业,这样枯燥费力的工匠活要继承也不太现实了。所以这打铜街不打铜,也将无可避免。

打铜工具
打铜工具(图3)
池师傅用很街坊邻居式的热情朴实,一边敲打着手中的铜盆一边跟你聊天。寥寥数语,但语出惊人。说到打铜,老人们都知道这工艺祖上多数是来自梅州大埔的客家人。池远赐师傅从祖辈到潮州开“祥发铜店”至今也有百来年。可以说在潮州是至少三代传承下来。占着这间不足20多平方的小屋,昏暗里也就过了五十多个春秋。如今,在他卖出的铜器上还依然刻有“祥发”的印章。这样的手工铜艺就像出土的银碗一样,总是物以稀为贵。订货的人多数有点追求复古,考究它的手工。而老实人池先生倒不是看客涨价的卖家。每一摊生意都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,从不多收他人三五钱。工艺摆在那,愿意买者排期订货。这些年来,物价上涨了,他也没怎么上调他的定价。即便是买家抬高价格给他,他也还不肯收。这一点倒有点潮州本土人的偏执,说他不开窍吧,却有这么诚信的美德让你信赖。其实当今社会,又有谁能够不为钱所动呢,老匠人不提价,并不是他不缺钱。倘若价格上涨,恐怕就不一定是他的市场了。也许里面有老匠人自己的乾坤。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物品看似简单,珍贵的却是工艺和为人
物品看似简单,珍贵的却是工艺和为人(图4)
逝者莫追。我们在叹息这些工艺没落的同时,更加珍惜他手上的工夫和为人。但愿池师傅辛苦的汗水,能让这铜器持久的发亮,这也才是它的价值。然而,真不知这锃亮的铜器,究竟能持续多久。

发表时间:2010-11-05 07:16:11

分享到: